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6

父母在 不远游

父母在 不远游(zz from http://blog.lanyue.com/blog/view.asp?id=774258) 小时候揣着一腔的雄心壮志,誓走天涯不回头。于是兄妹几个像商量好了似地,高考志愿都填的外地,阴差阳错,却无一例外地全都留在了父母身边。妈有时开玩笑地说:你们干嘛都不到外地发展,让你老妈也跟着四处走走。这时,几个就会围过去:美得您老太太,我们去外地,周末谁陪您打麻将?不舒服时谁能第一时间赶到带您去医院?您再把自己锁在外面谁给您送钥匙… …此时妈就会笑笑:我有三个孝顺的好孩子,是我老太太的福气呀。 前段时间去海南旅行,怕他们会担心,当然还有公婆,每天向他们早请示晚汇报,以为这样也就没事了。忽一日正在东山岭候索道,手机震动,坐在索道车中看短信,是老爸发的:你在哪儿?好吗?速给我回短信!不敢稍怠,急忙回信。到家后刚进父母家门,妈就告状:你爸这人特霸道,人家作梦他也干涉。 原来,那天早起妈朦胧中作了个梦,大意是我们小时候三个一起生了病,去医院看病,医生说我病得重,妈自言自语:妹扔了,妹扔了。尚在梦中的她推着爸这样说,爸被推醒,听得这一句大怒:老太婆,胡说什么,乌鸦嘴。妈待要解释,爸更怒:还说,你还说,你这个死老太婆!妈拿出她的日记作为佐证,上面记录了爸斯时的“恶言恶行”,一向斯文儒雅的爸在孩子的事情上总是如此,他的舐犊之情常常让他忘记自己知识分子的身份。记得那年我七岁,蹦蹦跳跳地在路边捉蝴蝶,一头钻进一个骑自行车阿姨的自行车车梁下,挥着手在里面跟着转了几圈,惊慌的阿姨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已经被爸抓住衣领,几乎就拎了起来。我和阿姨均面如土色,喘息未定。结果当然是爸跟人家道歉,那阿姨只是好脾气地笑笑,那之后的许多年,爸还总是满怀歉意地回忆起这件事。搂着妈安慰着,也谴责着爸再一次的错误,心里面却是说不出的甜蜜。几十岁的人了,还被爸妈这样地宠爱着,怎会不甜? 那天回家,给儿子讲起这件事,儿子笑得前仰后合,自己也不由良多感慨。我不过出一次门,妈要作梦,爸要为了梦的不吉利发脾气,还不是因为他们惦念女儿的安危。孔老夫子说过“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现代社会,想要做到“父母在,不远游”越发的难了。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生存价值的追问及生存压力的加大,想要和能够与父母长相厮守的人越来越少了,而盼儿就成了许多老人晚年生活的主要内容,从而成了他们晚年生活中的痛苦和伤心,每一次儿女归来的日子竟可称得上是他们生命中最为隆重而喜庆的节日。 婆婆也有三个儿女,先生和他小妹都未远离,但大妹九九年去了东京作访问学者,后去了纽约,现一个人带着孩子在一所大学里面搞科研,日子过得也不错,只是因为种种原因还没有绿卡,而往来的不便也使她好几年都没有回家看妈妈,于是牵肠挂肚的痛苦从此伴随婆婆的生活,念女心切的她常常在夜里醒来,睡眠被破坏得厉害,近两年又得了糖尿病、高血压。大妹隔段时间会来电话,母女俩人一唠就是个把小时,常常是婆婆在这边隐忍着哭泣、默默流着泪,电话里却尽说着安慰女儿的话,诸如妈妈很好,不要惦记,放心在外面好好工作好好生活之类,听得人心酸。大妹的电话不能太勤,也不能太少,勤了婆婆会担心,妮子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想家了;少了是不是妮子出了什么事,怎会不来电话。公公时不时会抱怨婆婆多事,但我能理解做母亲的心。母亲,真的是一个让人劳心又劳神的称谓,没有做过母亲的人,怎么可能了解母亲?!在母亲眼里一切的担心都不是多余的。婆婆已经被离家在外的大妹弄伤了,那天与她闲聊,不小心又触了她的心病,因为说到国内的生存及学习环境不利于年轻人发展的问题,我说,以后有机会还是要让宝宝出国。当着我的面婆婆没吱声,但脸色很难看。等我转身再回到屋里,从北京来家里过年的先生的二姨偷偷告诉我,你妈说了:敢把我孙子送出去!谁给我送出去我跟谁拼老命!我不由苦笑。老人家已经怕怕的了。 同儿子谈起这一话题,儿子笑着说,那说明奶奶爱我。我说,真的有那一天,奶奶不让你走,你怎么办?儿子懂事地说,那我就先不走,我可不想让奶奶再伤心。又说:“妈妈,你会让我走吗?”我说:“只要我儿子想走,我就放人,我儿子有志气、有勇气是我的福气!”儿子笑说“那我就放心了。” 真的有那么一天,我知道,我一定会像婆婆一样的牵肠挂肚般地想念我的儿子,也许比她的想念还要来得伤痛和缠绵,因我的善感,但我绝不会挡他的路,哪怕是一点点的不情愿,也不会让他知道。我要让他走得踌躇满志、走得了无牵挂。刘墉说过:“每个年轻人都向往着漂泊,都觉得孤危是一种酷,这是一种天生的冲力。正是这种冲力,使人类从蒙昧走向文明,飞上天空,踏上月球,有一天还会走向更加辽远的宇宙;正是这种冲力使一个个王子和公主走出父王的城堡,不理会父母的呼喊,硬是跳上马,绝尘而去。”这世上的事,有什么是不要付出代价的呢?!父母要留,孩子要走,许多孩子为了父母的乞求和眼泪放弃了自己的追求,而那些硬着心肠走了的,待自己年长些后又要承受良心的挎问、负疚的折磨。 每一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儿女有出息,做自己想做的事,自由和快乐,为了儿女自己吃再多苦也认,当初婆婆也并没有干涉女儿出国,尽管为此她吃了许多只有自己才知道的苦。但身为父母哪一个不知道自己这两尺半长的臂膀,终究是挽不住儿女们今生千万里的行程。父母亲为我们付出的岂止是爱,还有巨大的牺牲。所以,这世上才会有数不尽的母爱的赞歌。。 天下的游子啊,如果你已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就请你多给母亲几个电话,向她诉说你的爱和思念,让妈妈苍老的身心因为你的挂念而重新变得润泽而鲜活;请不要常常以工作忙为借口,惧怕旅途的劳顿,回家和妈妈吃一顿团圆饭,哪怕让妈妈看你一眼,妈妈老了,等不了太久的时间,不要让她独自一人整日生活在对儿女的思念和回忆当中,如果你有条件尽早接她到你身边,别嫌她唠叨,要知道那甜蜜的唠叨有一天会让你回味无穷,而那一天来到时伴随你的一定还有悔恨,这一点数不尽的伤悼母亲的诗文都可以作证;如果你还年轻,妈妈也还算年轻,正面临人生的选择,那么请少一点任性,理解妈妈的爱心和牵挂,在做通她的思想工作之后再上路。。。。。。如果你和我一样,守在父母身边,过着平凡而稳定的生活,那就更加没有理由让父母亲孤单寂寞,给父母多少钱都不如静静坐在他们身边陪他们说说话。 现代社会也许我们不可能完全做到“父母在,不远游”,但只要你还有一颗爱心和孝心,一定要用你的智慧找到安慰妈妈的方法,这也就是孔子说的“游必有方”吧。方,不是指远游的方向,而是指安顿父母的方法。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转载 | Leave a comment

鲁冰花—-小山中的童话,茶园里的哀思

片名:鲁冰花 出品地区:中国台湾 年代:1989 导演:杨立国 Li Kao Yang 原著:钟肇正 主要演员:陳松勇 Sung Young Chen …………乡长                     黃坤玄 K.G. Huang …………..古阿明                     李淑楨 C. Chen Li …………….阿明的姐姐,茶妹                     于寒…………郭云天 imdb链接:http://www.imdb.com/title/tt0097791/                     剧情简介:春天,鲁冰花盛开的时候,郭云天由 大城市调到水城乡小学担任美术教师 。水城乡山水秀丽但贫富悬殊。云天发现班上的学生古阿明是个绘画小天 才。阿明家境贫穷,调皮捣蛋,学业 不好,但对色彩和周围事物有极敏锐的感觉和想像力。云天走访了阿明的 家庭,知道他自幼丧母,父亲是个朴 实的茶农,姐姐茶妹身肩母职,善体人意。云天关怀他们,并与他们建立 了深厚的感情。云天独特的作风和气 质也在学校两位女老师心中荡起涟漪 。云天受校长之托,主持美术选手训练班,准备选出优秀者代表学校外出比赛。他极力培养阿明,阿明也是表现最杰出的选手。其他老师却认为乡长的儿子林志鸿才是最有资格的代表 ,他们抵制云天的做法。经过投票, 阿明落选了。云天被迫悄然离开水城乡,带走了阿明画的茶虫。阿明因老师离去而伤心,后因营养不良,感染 上肝病而夭折。葬后不久,传来阿明画的茶虫获世界儿童画的金牌首奖。记者争相来水城乡采访,大家都说阿明是天才早逝。茶妹心想,在阿明生前,只有郭云天老师说他是天才,现在都说他是天才也没用了,因为阿明永远不能作画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电影 | Leave a comment

第一次坐飞机

        21号辞别父母,外公外婆,背起行囊,都没有想到过这一去要过多久才能再回家,都没有安慰爸妈两句,就匆匆地踏上了到武汉的汽车。年少无知啊。        23号再坐火车从武昌到上海南站。火车从武昌开出后大约40分钟,就刚好驶过葛店开发区,再过几分钟,又路过华容。从沿途所见,不得不说这些年变化太大了。人们常说物是人非,现在连“物“都“非“了。车子驶过鄂州站,就进入了多山的地方了,风景颇有些皖南的风味,但这些山我已没有了亲切感了。        25日早上6点半起床,慌忙中吃过早餐,就往机场出发了。先坐地铁,然后换乘磁悬浮列车,到浦东机场时已过8点了。办过登机手续,就背着书包进候机厅了。也许是因为没有爸爸妈妈送我,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惆怅与不舍。飞机晚点了 半小时,起飞时间大约是11点。飞机从跑道腾空的那几秒钟,感觉真的好难受,幸亏没有持续很长。一会儿,就只能看见白白的云从舷窗外飘过了,看着窗外,忽然感觉很害怕,于是马上扭头不看了。只是在心里慢慢地对自己说:再见,我的祖国。        由于飞机不大,舱内的座位很狭小,甚是局促,又系着安全带,更是动弹不得。整个飞行的五小时中,基本上是闭目养神。当然,中午在飞机上吃了一顿午餐,虾仁饭,不太合口味,送上的几小片西瓜倒是全部送入肚中。        飞机降落更难受,因为持续时间较起飞长,等到飞机在新加坡樟宜机场停稳,我已是头晕眼花,看来还是晕机了。樟宜机场的跑道和停机坪比浦东机场旧,都黑黑的,但机场内部的设施比浦东要好,尤其,所有标语都用四种语言书写,的确很方便。人不多,出关很快。出机场,坐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学校。车不错,丰田,司机很热情,要不是他,我到了学校肯定还要找好长时间。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