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6

辞旧迎新

新的一年就要来了,尽管这2006年的最后一天与即将过去的这一年的任何一天都没有本质的区别,但是渺小无助的人类面对这无情流逝的时间,这最后一天绝对是一个很好的感慨的题目。还是朱自清先生的《匆匆》写得好: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吧: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吧:现在又到了哪里呢?     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但我的手确乎是渐渐空虚了。在默默里算着,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像针尖上一滴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     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去来的中间,又怎样地匆匆呢?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小屋里射进两三方斜斜的太阳。太阳他有脚啊,轻轻悄悄地挪移了;我也茫茫然跟着旋转。于是--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天黑时,我躺在床上,他便伶伶俐俐地从我身上跨过,从我脚边飞去了。等我睁开眼和太阳再见,这算又溜走了一日。我掩着面叹息。但是新来的日子的影儿又开始在叹息里闪过了。     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在千门万户的世界里我能做些什么呢?只有徘徊罢了,只有匆匆罢了;在八千多日的匆匆里,除徘徊外,又剩些什么呢?过去的日子如轻烟,被微风吹散了,如薄雾,被初阳蒸融了;我留着些什么痕迹呢?我赤裸裸来到这世界,转眼间也将赤裸裸的回去吧?但不能平的,为什么偏要白白走这一遭啊?     你聪明的,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zz from http://www.xys.org/xys/ebooks/literature/prose/Zhu-Ziqing/congcong.txt)   2006年的每一天都是平凡的,我没有作出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只是在履行着生命,享受着生活;但是考虑到这过去的每一天都不会再回来,每个人所经过的每一天又都是不平凡的。就在这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一天天里,又长了一岁,却不知道是否真正成长了?   2006年有很多的感慨,有很多的遗憾,2007年有很多的任务,更有很多的憧憬。   祝大家新年快乐,无论是学习,工作,生活,爱情都顺利!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4 Comments

从T60到Aspire5580

终于拿到笔记本了,不过一个月之前订的时候是订的thinkpad T60,现在正在用的却是acer Aspire 5580。呵呵。   基本配置如下: Intel Core 2 Duo Processor T5500(1.66G, 667MHz FSB, 2MB L2 Cache); Intel 945PM Express Chipset; Intel 945PM Integrated 3D Graphics; 14.1 WXGA TFT LCD; 120GB HDD; 512MB DDRII RAM; 1280*800 DVD-Super Multi Double Lay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5 Comments

聚餐小记

以庆祝圣诞节为名, 实验室的所有中国人今晚集体出动聚餐, 一点人数, 刚好15个. 坐车来到一个吃自助餐的地方, 叫“龙门”,我们是第一批客人,它晚餐是6点半开始,我们到那儿刚好6点25,上个洗手间,就进去坐下了。分两桌,我们桌7人,另一桌8个。   点菜,一看, 菜名没有认识的,貌似是港式的,有经验的师兄师姐说,看见带"虾""蟹"的就点,第一轮点了十个菜,风卷残云,很快就没了。继续点,继续吃。吃起饭来,时间过的还是很快的,吃着吃着,一下子就到9点半了。一结帐,才很是佩服自己。我们这一桌一共点了四轮,总共点了41道菜,天哪,41道啊。实在不明白怎么就能吃下这么多呢。隔壁桌8个人总共还不到30道。   仔细想想,还是有可能的: (1)点的都是蟹呀,虾呀,还有几道鱼,吃起来不会像肉那样饱肚子; (2)没有酒喝,也没有碳酸饮料喝,所以全部肚子都用来装食物了; (3)气氛比较热闹,边吃边聊,自然就会多吃一点点啦; (4)分量不能跟国内的活水鱼那种盆相比,都是一小盘一小盘。   不过话说回来,跟隔壁桌比,能够吃下41道菜,也算是一个奇迹了,考虑到我们桌不全是男生,还有三个女生呢。   总结一下,虾呀,蟹呀都很新鲜(所以我觉得有点腥),个头都巨大,很是让我开了眼界啊,还真没见过这么大的螃蟹。第一次吃生猛海鲜,所以觉得味道也还不错。不过到底是旱鸭子,海鲜没有吃惯,第三轮点蟹的时候, 我真的是再也不想动筷子了。估计今后一年以内是没有吃虾吃蟹的兴趣了。另外传说中的鱼翅也不过如此啊,上了一海碗鱼翅,一人一碗,我几大口喝完,没有啥特别感觉,牛嚼牡丹啊。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吃到饺子,呵呵。价格还可以,每人27元,换成人民币,在中国这样消费的话,我看也很值:那蟹那虾个头着实是大,不知道它们咋长的!也有可能是我太土了,没有见过啥大世面吧。   吃完饭,大家挺着肚子,一哄而散,成群结队走在街上。呵呵,仿佛重温了一把138当年在黄山路堕落的日子。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3 Comments

那一只小鱼儿

Cannot find the URL…Contact the webmaster if necessary.

Posted in 138人物传 | 6 Comments

无聊的”寒”假

NUS的06/07学年的上学期12月9日就结束了, 下学期是1月8日开始. 这学期就选了两门课, 只有一门课有考试, 上周二考的, 感觉一般, 进考场人就脑袋一片空白了; 另外一门课没有考试, 就是平时作业加上最后一个project.   本科生都放假了, 研究生是没有这样幸福的, 一年就21天假, 我是今年8月份开始到NUS的, 所以06年度只有8天假, 上次回去用了5天, 还剩3天, 估计是没有机会用完了, 也不能累积到明年, 有点可惜. 虽然很想回家过年, 但是2月份时候, 我们还在上课呢, 所以……;而且, 来的时候带的全是T-shirt, 和夏天穿的裤子, 没有带一件毛衣啊, 毛裤啊, 大衣啊, 外套也就一件薄薄的, 回去的话, 肯定会冻死的. 呵呵, 这样安慰安慰自己, 还是不回去过年了.   没了本科生, 这几天学校里面就剩研究生了, 冷清啊. 老板语重心长的对我说: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4 Comments

昨天终于把本学期唯一的一门考试给经历了, 虽然没有想本科生那样的"寒"假, 却总算是了却了心头的一件事. 大学开始养成了临时抱佛脚的习惯(英文称之为exam cram), 考试前几天的晚上自然是异常用功. 实验室的机子总是在轰轰的嘶鸣–哪怕我什么程序都没有运行–于是拿着讲义, 跑到楼下找个通风的地方看书.   找到一张甚是宽大的桌子, 坐下, 先睡一觉–吃过饭, 一看书, 头就晕的厉害–醒来, 头却更晕. 突然听见猫的叫声, 循声看去, 一只小黑猫, 停住脚步, 屏住呼吸, 扭头怯怯的看着我; 旁边是一只有一米多高的垃圾桶, 小黑猫估计是正在考虑怎么样才能上去, 找里面的东西吃. 我有意地用眼睛直逼着它, 我不动, 它也不动, 只是扭着头看着我. 它的毛很是短促, 且竖起, 好像刚淋过雨似的, 叫声很弱, 似乎有些悲凉. 估计肚子很饿了. 看着我这样的凝视着它, 它很矜持, 也不好意思一跃而上, 翻箱倒柜的找麦乐鱼柳吃. 我有些惭愧, 我吃饱睡足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