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7

逆光

总算知道怎么帖图了…… 再给EMI作个小广告: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音乐 | 8 Comments

击鼓传花

======    被Herry点名了, 最近很流行啊, 呵呵, 不过挺好玩的. 起码不是贞子的录像带.    ======   Q1: 2006你最开心的事是什么? A1: 大学毕业了!   Q2: 2006年最难过的事是什么? A2: 大学毕业了……   Q3: 2007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A3: 好好学习, 天天向上. Q4: 最大的心愿: A4: 不辜负别人的希望.   Q5: 如果现在可以让你随心所欲去旅行,你想去哪? A5: 西藏, 或是黄山吧.   Q6: 你最满意自己身体哪个部位?与别人初次见面你会先注意他(她)哪个部位? A6: 手.      显然是脸.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4 Comments

我的狡辩

尽管没有什么好写的, 还是习惯性的来一篇吧. 部落格嘛, 拼的就是点击率, 是吧? ^_^ 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将就着看吧. 想想, 能在脑海里转化为文字的事情, 几乎都是以前的旧事了, 至少是来新加坡之前的事了. 但也不能老怀旧, 是吧? 虽然怀旧挺好的, 也挺受欢迎的, 但(不记得在那里看到的一句话), 老是怀念过去的人, 多半是在现实中不太如意的吧. 我一想, 在这里拿着奖学金看paper, 还算是挺惬意的, 不能给大家造成一种我在NUS饱受虐待的错觉.   诚然, 仔细一想, 来新之后的事情, 好像还真的没有啥好写的. 也许等到以后真正离开了这里, 就又会想起这里的人和事了.   138系列的写至了桌子, 正准备继续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前的事情了–突然有种感觉, 我好像有点太托大了, 说白了, 是不是真正的了解他们的内心呢? 是不是对他们有些错误的解读呢? 自己寝室的把握还算有一些, 但是没有住在一个寝室的, 就很不好说了. 罪过,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4 Comments

DAC: 1/4

从来没有想过打保龄球会有这么累, 周六打了三局保龄球, 结果周日手酸了一天, 而且回家路上在车上睡着了, 估计是被头顶上的空调吹了, 头也晕了一天. 晚上连米兰德比都懒得看了. 话说回来, 保龄球还是挺有意思的, 虽然是第一次打, 还是学到了一点点技巧: 第一局打了70多分, 第二局不到60, 第三局经高人指点, 终于达到了116分, 固然还是拿不出手, 不过进步还是很大的.   xiaoyuer让我参加Barca版竞猜, 前两次运气好, 都得了一两分, 这次世纪大战, 我猜Barca 2: RM 1, 想不到打出了3:3, 瀚海上还真有人猜中了比分, 而且还猜到Messi 和 Vanni 会进球, 太强了. 曼联这个赛季还真是挺争气的, 运气似乎也回来了. 特别是C罗, 越发的彪悍了, 连假摔都越来越有水平了, 人好像也更加帅了一点点, 小伙子有前途,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