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狡辩

尽管没有什么好写的, 还是习惯性的来一篇吧. 部落格嘛, 拼的就是点击率, 是吧? ^_^ 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将就着看吧. 想想, 能在脑海里转化为文字的事情, 几乎都是以前的旧事了, 至少是来新加坡之前的事了. 但也不能老怀旧, 是吧? 虽然怀旧挺好的, 也挺受欢迎的, 但(不记得在那里看到的一句话), 老是怀念过去的人, 多半是在现实中不太如意的吧. 我一想, 在这里拿着奖学金看paper, 还算是挺惬意的, 不能给大家造成一种我在NUS饱受虐待的错觉.
 
诚然, 仔细一想, 来新之后的事情, 好像还真的没有啥好写的. 也许等到以后真正离开了这里, 就又会想起这里的人和事了.
 
138系列的写至了桌子, 正准备继续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前的事情了–突然有种感觉, 我好像有点太托大了, 说白了, 是不是真正的了解他们的内心呢? 是不是对他们有些错误的解读呢? 自己寝室的把握还算有一些, 但是没有住在一个寝室的, 就很不好说了. 罪过, 罪过. 越想越胆怯, 终至不敢往下接着写了.
 
以上当然是我给的解释了, 呵呵, 或者说是你, 以君子之心度君子之腹, 可能得到的判断; 如果你暂时还没有被我忽悠到, 想象力丰富一点的话, 或者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的话, 原因也有可能是我最近变懒了, 不想写了, 特别是考虑到我有虎头蛇尾, 高开低走的陋习, 这个猜测是非常合理的.  
 
抛开我个人品质问题不谈, 让更多的人来偶尔怀怀旧, 让更多的人来写, 应该是会更好一些, 写出来的东西也应该是更精彩一些的. "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 才是王道.
 
对了, 最后帖一段从天涯看来的文字. 我看到之后的结论是: (1) 天涯果然是牛人的天涯; (2) 回帖也可以是有技术含量的, 好帖还可以这样ding滴:
 
       华生和福尔摩斯来到报案现场,现场是一片狼籍。凶案现场是躺着的是一个20岁左右的女子。双眼圆睁,仿佛有巨大的冤屈和恐惧。华生看了看死者的头部问到:“你认为这是什么凶器造成的?”福尔摩斯看到死者头部有尖锐的刀口,但是旁边好象有点被刀子刮掉的碎肉:“应该是一把剪刀,普通的刀子是不会有这种刮痕的,凶手很残忍,用剪刀刺进死者头部以后还用力旋转,让死者更痛苦。”
   华生走到房门边,发现几根头发,粗而且硬:“福尔摩斯,这会不会是凶手留下的毛发?”
   福尔摩斯拿过来一看:“很有可能,凶手应该是一名40岁左右的成年男性,”然后他闻了闻,“经常酗酒,而且这种酒只能在莫斯科的匹克酒吧才能买到,是那个店自产的伏特加。看得出死者和凶手是经过激烈搏斗的。你来看看,” 福尔摩斯叫华生过来看死者的头部有一处凹下去的淤痕:“凶手很可能先把死者打晕,然后在死者意识模糊的时候下的手,死者倒地,条件反射的抓住了凶手的头发,凶手按住死者用剪刀刺死。”
   华生说:“可是这个房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沙发,甚至连凳子都没有,看淤痕应该是用钝物拍击至晕的,你认为会是什么呢?”
   福尔摩斯大惊到:“难道——难道是沙发?”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在新加坡.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我的狡辩

  1. jinbao says:

    偶不是强人,不过贴还是要顶滴

  2. 文杰 says:

    看了头晕……

  3. Tina says:

    哈哈~~最后一句太搞笑了~难道是天涯joke版?!

  4. Xiong says:

    你太有才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