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7

台北五日(五) Say goodbye

我们是周日入境的, 所以尽管workshop周五才结束, 我们还是必须周四就离境. 周四上午, 是technical program的最后两个session, 下午会有innovation contest, 有Nitendo的Wii可以赢, 可惜我们吃过午饭就必须前往机场了, 只能提前跟这次的workshop, 跟Wii说byebye了.   总的感觉, 台湾人很热情, 就像我们在的几天的台北的天气一样. 我们坐计程车, 司机会给我们介绍台北值得去的地方, 而且帮助我们计划, 今天去哪里, 怎么走比较近; 我去买烤香肠, 那位阿婆听说我是从新加坡过来玩的, 会多送一根给我; 同参加workshop的台湾同学会带着我们去台北各处的夜市玩…… 台湾的同学们强烈推荐我们去台南, 高雄, 花莲, 淡水玩; 记得小时候课文里学到日月潭; 至于阿里山, 原著民, 茶园…… 等等, 都没有时间去. 不过凡事要求完美是不可能的, 还是留一点缺憾好. 相信以后还有机会的.   跟上次去美国一样, 仍然要首先感谢老板的支持.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游 | 8 Comments

台北五日(三, 四) SoC & 龙山寺 & TSMC & 士林夜市

周二开始, technical session就全面开始了, 吃过早饭, 简短的开幕式后, 就是个人的presentation了. 这次workshop的主题是SoC (System on Chip), 主题很大, 所以各个学生的文章主题各异. 不能说这次workshop的总体学术水平很高, 但是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 了解了许多自己不熟悉的的东西, 加深了对许多原本懂一点点的东西的理解. 上次去DAC可以说是高山仰止, 倾慕大家风采, 记得当时每个presenter讲完后, 听众可以自由提问题, 我听了那么多session, 一个问题都没敢提, 但见提问的人自报家门, 都是intel, ibm, TI之类的, 也许也是因为我想不到有什么问题, 这次应该算是带着很平和的心态去交流学习的, 所以居然也能够想到问题问, 也算是个进步吧.   我是周三上午做的presentation, 还算顺利, 每个人只有十五分钟, 还要留两分钟给观众提问. 头天晚上自己试了一遍, 发现13分钟讲不完, 最后讲的时候, 跳过了几张slides, 总算是在规定时间内讲完了. 自己的任务完成了, 心情就更轻松了, 更想肆无忌惮的问别人问题了, 哈哈.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游 | 2 Comments

台北五日(二) 故宫博物院

这次workshop是在一个叫"救国团剑潭青年活动中心"的地方举行的, 位于台北地铁剑潭站附近, 算是一座酒店吧. 主办方台湾教育部, 台湾大学, 赞助商台湾联发科技(MediaTek)包了一些客房, 一间小礼堂, 就是我们这次活动的所在了. 周一下午才开始check-in, 我们就把辎重先撂下了, 轻装上阵, 向故宫博物院出发了.   从剑潭坐车, 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故宫博物院. 我没有去过北京的故宫, 所以见到台北的故宫还是很激动的. 背枕山岭, 座拥群殿, 气势还是蛮足的. 刚进大门, 就瞥见几个法轮功的信徒在树荫下修炼, 背后拉着许多抗议中共的调幅, 附有图片, 新闻报道等等. 故宫里面游人很多, 当然很多是洋人, 脸上挂着很少见的谦逊的表情. 门票很便宜, 学生票80元每人, 博物馆有三层, 分若干展室. 我们就开始一个个的逛了, 走马观花, 从11点左右开始看, 一直看到下午三点左右, 只看得我们腰酸背痛, 饥肠辘辘, 才依依不舍的出来了. 里面宝贝太多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游 | 2 Comments

台北五日(一) 鸭肉扁

和上次去美国相比, 这次台北之行轻松多了, 一方面距离近, 坐飞机4个小时50分钟就到了, 而且没有语言障碍, 另外一方面, workshop的主办单位给我们准备了吃住的地方, 所以不用自己操心, 也许还有一个原因: 台北消费水平不高, 而且一新元兑20新台币. 买东西没有在美国购物时的那种畏首畏尾的感觉了. 在樟宜机场, 换了3000台币, 看着满是百元大钞, 还有张一千的, 心里那个满足啊, 我也有今天啊! (发现不够, 已经是后话了!)   从开始申请台湾签证, 到最后拿到, 差不多有两个月的时间, 换来的却仅仅是五天的停留. 周日从中午新加坡出发, 下午4点左右到达台北桃园国际机场, 这已经算是一天了. 出机场, 花了125台币, 乘坐"国光"巴士, 大约50分钟就到台北车站. 按照主办方的安排, workshop从周一才开始报道, 我们算是早到了一天, 所以只能够现在外面暂住一晚, 网上预订的Taipei Hostel就在台北车站附近, 按图索骥, 走了大约30分钟就到了, 是个菲律宾mm开的店, 里面住的都是洋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游 | 2 Comments

猪年话朱

中国队又输了, 虽然算不上是高开低走, 不过其表现确实是关于时间的单调递减函数. 啥都不说了, 网上骂的人够多了, 朱广沪首当其冲, 什么"人中吕布, 马中赤兔, 猪中广沪, 龙中谢秃" 这样经典的句子都出来了…… 朱广沪太可怜了, 虽然自身水平确实不行, 不过带着中国队那群猪, 又被中国足协的那群猪领导着, 能成功才奇怪呢! 被一群猪包围着, 朱广沪终于实现了由"朱"到"猪"的蜕变.   估计老朱快要下课了, 从天涯转文一篇, 算是一篇祭词, 跟国猪朱广沪时代拜拜吧.   三国志卷十三:征西将军朱广沪传         朱广沪字光负,吴郡沪人也。诞于泽东元年九月。沪诞时,有群豕入其门户,驱而不去。既诞,室满异香,有五色毫光降于庭,群豕忽而不见。其父甚异焉,因事起名曰:广沪,即喻光户也。      沪少时顽鲁,宗族莫知。不甚乐读书,好美服、尤喜逐疯犬,以此为乐,故世人未之奇也。汝南许子将,世名知人,先言后验,莫有不中者,人皆服之。尝过吴郡,见沪而异之,曰:“国足祚尽,衰及三世,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忍辱当之者,其在君乎?”沪亦奇之,因问曰:“我何如人也?”子将不答。固问之,曰:“子治队之能沉,乱队之奸熊。”沪抚掌大笑。      及长,以善蹴鞠闻名乡里,吴郡太守辟为骑督。小平五年,因连下数城,擢为郎中令,稍迁羽林军破蛋中郎将。        泽民三年,拜偏将军,令督健力宝虎步营,率部曲远征东夷巴西。征战五年,数有战功,威震海外。及王俊生登基,欲建功业。闻沪名,语于左右曰:“何期大贤流于海外耶?”。遂召沪归,授军师祭酒,领国奥行军司马。时胡将霍顿为大都督,沪尽心辅之,亦有功勋。   泽民十年,拜镇南将军,领交州刺史,假节督南越诸军事,冶所为深圳。沪善守,御之有度,诸强莫能克,因号“铜墙将军”。沪守鹏城数年,有威恩,屡退强敌,贼不敢侵。   锦涛二年,沪厉兵秣马,挥师北上。破大连,讨申花,伐鲁能,平国安,擒长春,斩长沙。所向无敌,威震天下,群雄莫能当之。      后帝崩,刘鹏继大统。时国足弱甚,先大都督米卢东征高丽、扶桑,大败而归。竟未胜一战,未拔一城,未斩一敌,至今为天下笑。上深患之,尚书右仆射谢亚龙乃荐沪。上亦素闻沪名,欲大用之。侍中张吉龙谏曰:“广沪字光负,光负者,将无一胜耶?昔李广数奇,故白首未能封侯,愿陛下慎之。”上不以为意,乃拜沪为大将军,领国足大都督,假节钺。   上拔沪为帅,一军尽惊。上大会群臣,问沪曰:“今委卿以重任,卿居之欲云何?”沪对曰:“若荷兰、巴西举天下而来,请为大王拒之;如高丽、扶桑率十万之众至,请为大王吞之。”上壮其言。   沪既督国足,时将骄兵疲,尾大不掉。诸将摧败之余,气势伤沮,沪揣知其情,乃不肃军阵,不齐部伍。或以不肃为言,中书监南勇亦责之,沪曰:“军方安先帅之宽易,吾不欲使其军心动摇。” 勇服其言,曰:“听君一席话,胜养十年猪。古之人不余欺也。”    沪乃效李愬故事,绐告三军曰:“天子知沪柔而忍耻,故令抚养尔辈。战者,非吾事也。”军众信而乐之。沪乃日置酒高会,厚赏将士。三军咸悦之,愿为效命。沪乃治军习战,令诸将战时务必疯奔,号“疯犬精神”。军令曰:断敌一腿,赐爵一级;断敌二腿,益爵两级。令出,将士欢声坏都舍,纷纷求战。沪乃知军可用,遂督众征大食、讨高丽、破百济、灭南越、平扶桑,功赫一时。然亦多有败绩,朝野非之。上赏其屡败屡战之志,终不以一眚掩大德。      沪南征北战,东讨西伐,血战经旬,恃有骁将也。麾下诸将,以三李为最。        一曰李毅,扬州九江郡人也。毅骁果善战,攻城掠地,屡为先登。行军进如狂风,退如急电,勇冠三军,中外莫不拜服,号为“大帝”。善护球,常护球至底线而敌弗能触之。西戎法兰西有大帝曰亨利可汗者,与毅齐名,号“中李毅,外亨利”。常以善护球自矜,然闻毅事,终生不复言护球也。毅有王霸之气,尝与镇南将军、都督迟尚斌有隙,遂与右督李玮峰率诸将共逐之。斌迫走,毅曰:“天曙矣!” 斌斥之为球霸,毅笑曰“若沙场球霸,吾为也。” 毅有国士之风,能惜生灵,不以斩敌首级多寡为荣。故三年只斩六首,锦涛四年十九战止下一城。夫太上之士弗如也。故范文正公赞曰:先生之风,山高水长。然朝野莫解,权宦亦数谗之,遂黜免。后国人始知之,会逢国足大败,国中妇孺皆叹曰:“大帝不肯出,将如苍生何!”      一曰李玮峰,以胆烈闻于海内。守御得法,屡摧敌锋,因授红牌中郎将,领行军右督,后深圳太守因其功大,表其为光禄大夫。后因杀俘坑虏,为御使中丞所参,上遂罢之。复以铲腿校尉郑智为左督。  (臣裴松之注曰:智,幽州辽东人,亦万人敌也。沪西征欧罗巴,拜智为铲腿校尉。时法兰西有骁将曰西塞者,往来陷阵,不可一世,沪大患之。智乃激励将士,示以必死,望见其麾盖,策马剌塞于万众之中,斩其首而还,贼诸将莫能当者。三军服其勇,皆叹曰:“将军真天人也!”上益壮之,迁右督,封废人亭侯。西戎英格兰有侯国曰查尔顿者,甚慕其名。巨资邀其为中护军。智至,敌诸前锋皆畏智名,悉遁矣)      一曰李铁,先授中领军,后升护军将军,因能跑善射,军中因号之为“射雕手”。尝与保加利亚战,射杀沙场上空巨雕数只,至今鹰隼不敢过其地。故王龙标赠诗赞曰:“但使中场李铁在,不教飞机度阴山。”    此三子,皆国之良将也,时号“三李”。敌闻之莫不丧胆,望风而逃。匈奴有谚云:“三李一来,就地掩埋;三李一到,马上死翘。”其惮畏如此。      锦涛三年八月,沪率觏下南洋,引十万之众攻南蛮新加坡。蛮国城小兵弱,原可一举荡平。然旬月仅下一城,国人始怨之,流言四起。    锦涛四年,沪复督兵南下,五月渡泸,入不毛之地伐南蛮泰国。时泰蛮屡为诸强所破,丧兵失地,民心惶惶,若再败则社稷无存矣。沪宅心仁厚,轻名好义,故不忍逼之。遂令将士罢攻,并割一城赠泰,引兵而退。泰王感激涕零,不知所云,竟泣于庭,向北三拜曰:“孤有何德,公待我厚至此!” 乃遣使上贡于朝,表云:“古有昭君和亲,今有都督结义。南人终生不复叛矣!”   沪用兵老成持重,尝令:“即与马来西亚战,亦未可轻敌,须坚守不出,免中诱敌之计。违令者,杀无赦!”诸将战栗,不敢违其节度。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occer | 7 Comments

[转载] 沁园春 9911

  独立爽秋,赵渊北去,潘振洲头。看紫微红遍,晓林尽染;溢洋碧透,百张铮流。鹰击曹宇,余佳浅底,三磊晓雪竞自由。怅郭佳,问郭佳妈妈,何时长大? 携来校花曾游,忆往昔亚军岁月稠。恰丁茜少年,心旷神怡;小路意气,挥斥神油。指点姜宏,激晓文字,尹光当年万富猴。曾记否,到罗川击水,叶小飞舟。   注: 5年前高中毕业时, 班上的妖王同学(她的名字在头四个字里面, ^_^) 作的, 里面嵌入了25个同学(我只数出了25个)的名字, 赞啊! 今天又偶然看到, 就转到这里来了. 我们是99年上的高中, 我们班是11班, 所以称9911.   附: 老毛的<<沁园春 雪>>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愁。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候。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Posted in 鄂高三年 | 8 Comments

无题

从DAC回来后, 老是有一些跟吃喝有关的奇怪的想法, 看来美国人的暴饮暴食给我的冲击太深了:   1. 我把成千上万的哈根达斯啊, 蒙牛啊, 和路雪啊…..的冰淇淋, 一块一块的垒起来, 盖成一座房子, 然后我住在房子里面吃冰淇淋; 2. 我被夹在一个巨型的汉堡包里面, 然后我睡着由下往上啃这个汉堡; 3. 我被卷在一个巨型的墨西哥卷饼里面, 然后我睡着由里往外吃饼; 4. 我在一个大游泳池里面游泳, 游泳池里面装的不是水, 而是可乐, 我游啊游啊, 累了就喝几口可乐; 5. 我枕着一个巨大的烤牛腿睡觉, 睡醒了就嚼; 6. 我在一个大pizza上踢球, 踢累了就坐下来吃pizza; ……   呵呵…… 该说正事了, 今天是7月4日, 去年7月4日晚上我离校的呢. 刚刚又看了下一年前的照片…… 138俱乐部的朋友们, 0223的朋友们, 你们好吗?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