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7

胡乱说几句

刚考完试回来, 没啥感觉, 希望不要太差就好. 这学期这两门课学完了, 再把qe过了, 就不用再担心考试了. 下午跟我的戴尔mm对视了一下午, 她那15寸的大眼睛里面全是C代码, 和她含情脉脉的这样你看我, 我看你, 来几个小时, 都快精疲力尽了. 晚饭吃过一碗酿豆腐, 接着就上考场了……. 现在好累, 坐在这里跟我的acer mm再对视半个小时吧, 顺便就在这里胡乱写几句.   虽然又有一个月没有出NUS了, 不过在学校里面, 去去gym, 跑跑步啥的, 就够我满足了. 等忙完了这一阵, 一定出去玩玩. 来了新加坡这么久, 连Sentosa, 动物园, 夜间动物园啥的都没有去过, 太不应该了. 房东阿姨还老是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 可以跟她一起去哪里哪里的观音庙去看看, 顺便吃斋饭, 我也一直没有跟她去, 真不好意思啊. 唉,我的时间都到哪里去了呢…… 唉, 如果把我发呆的时间累积起来, 估计也能做不少事情了, 呵呵.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13 Comments

[转载] 林觉民<>

( 从百度百科上copy + paste搞过来的. 都不记得是初中还是高中语文课本里面学的了, 现在重读, 真感人啊…… "老吾老, 以及人之老; 幼吾幼, 以及人之幼". )     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吾作此书,泪珠和笔墨齐下,不能竟书而欲搁笔,又恐汝不察吾衷,谓吾忍舍汝而死,谓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为汝言之。 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就死也。吾自遇汝以来,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然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彀?司马春衫,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语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汝体吾此心,于啼泣之余,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汝其勿悲! 汝忆否?四五年前某夕,吾尝语曰:“与使吾先死也,无宁汝先而死。”汝初闻言而怒,后经吾婉解,虽不谓吾言为是,而亦无词相答。吾之意盖谓以汝之弱,必不能禁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与汝,吾心不忍,故宁请汝先死,吾担悲也。嗟夫!谁知吾卒先汝而死乎?吾真真不能忘汝也!回忆后街之屋,入门穿廊,过前后厅,又三四折,有小厅,厅旁一室,为吾与汝双栖之所。初婚三四个月,适冬之望日前后,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吾与(汝)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及今思之,空余泪痕。又回忆六七年前,吾之逃家复归也,汝泣告我:“望今后有远行,必以告妾,妾愿随君行。”吾亦既许汝矣。前十余日回家,即欲乘便以此行之事语汝,及与汝相对,又不能启口,且以汝之有身也,更恐不胜悲,故惟日日呼酒买醉。嗟夫!当时余心之悲,盖不能以寸管形容之。 吾诚愿以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事势观之,天灾可以死,盗贼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辈处今日之中国,国中无地无时不可以死,到那时使吾眼睁睁看汝死,或使汝眼睁睁看我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即可不死,而离散不相见,徒使两地眼成穿而骨化石,试问古来几曾见破镜能重圆?则较死为苦也,将奈之何?今日吾与汝幸双健。天下人不当死而死与不愿离而离者,不可数计,钟情如我辈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顾汝也。吾今死无余憾,国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依新已五岁,转眼成人,汝其善抚之,使之肖我。汝腹中之物,吾疑其女也,女必像汝,吾心甚慰。或又是男,则亦教其以父志为志,则我死后尚有二意洞在也。甚幸,甚幸!吾家后日当甚贫,贫无所苦,清静过日而已。 吾今与汝无言矣。吾居九泉之下遥闻汝哭声,当哭相和也。吾平日不信有鬼,今则又望其真有。今人又言心电感应有道,吾亦望其言是实,则吾之死,吾灵尚依依旁汝也,汝不必以无侣悲。 吾平生未尝以吾所志语汝,是吾不是处;然语之,又恐汝日日为吾担忧。吾牺牲百死而不辞,而使汝担忧,的的非吾所忍。吾爱汝至,所以为汝谋者惟恐未尽。汝幸而偶我,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中国!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国!卒不忍独善其身。嗟夫!巾短情长,所未尽者,尚有万千,汝可以模拟得之。吾今不能见汝矣!汝不能舍吾,其时时于梦中得我乎!一恸!辛未三月念六夜四鼓,意洞手书。 家中诸母皆通文,有不解处,望请其指教,当尽吾意为幸。

Posted in 转载 | 6 Comments

吃Pizza记

……顷刻, pizza至. 取视之, 两盘, 径皆十四寸, 一名曰singapura special, 一名曰hawaiian. 战鼓声响, 吾等皆拍马挺枪, 一拥而上, 竞夺之. 归来检视斩获: 众人皆取两小块, 独吾取三大块. 众人甚异之, 齐赞曰:" 壮士好身手! " 吾抱拳答曰:" 承让. pizza不怕远征难, 万水千山只等闲!" 战鼓再响, 众人开怀痛嚼之, 啧啧声大举. 左公有云: "一鼓作气, 再而衰, 三而竭." 吾于一鼓之内, 尽吞pizza三大片. 众人大异之, 相顾而叹曰: "真壮士也, 好食量!" 吾拭嘴让曰: "蒙诸公抬爱. 月啖pizza三大块, 不辞长做research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