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8

回到热带了

回到新加坡了, 贴几张照片先.  好多年没有看到大雪了, 这次回去看了个够.  http://picasaweb.google.com/s/c/bin/slideshow.swf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9 Comments

暂住西区11号楼某寝室

现在已经是2月1日了,今天晚上九点半的1618,得早点出发去火车站。如果我还在新加坡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在打呼噜了。但想到还有十几个小时就要走了,还是留些笔墨再走吧,呵呵。   我是上周五晚上从新加坡樟宜机场出发的,晚上11点就到深圳了。下飞机第一感觉,深圳好冷。当晚住在哥哥那里。第二天起来, 把我从在新加坡买的却只穿过一次的外套穿上了,还是冷,就把哥哥的外套混了一件穿上,好些。晚上出去买了件毛衣,穿上感觉更暖和了。这天跟superkai一起吃了顿饭,他还是那样瘦,身体还是那样好,大冬天穿的还是那么少。   27号去宝安机场,准备坐飞机去合肥,到了登机口被告知,合肥的骆岗机场关闭,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所以原定航班不能准时起飞,让俺们在机场等待进一步的消息。到了下午三点左右,进一步的消息是,合肥的机场要关闭到第二天的上午10点,所以深航的工作人员建议大家改签或者退票。我一冲动,就退票了,坐机场大巴郁闷而归,去合肥的计划流产了。   28号到深圳市内逛了半天,而且见了下老同学。晚上坐公交车返回关外,幸运地没有遇上传说中的公交劫匪,平安地返回哥哥的住所。晚上跟哥哥讨论了半天,觉得回家过年基本无望,估计得留守深圳过年了…… 在悲哀中进入梦乡。   29号早上起来,上网发现合肥机场已经开放,28日下午已经有深圳到合肥的航班了,另一边,武汉天河机场继续关闭。突然想到何不去合肥呢?说不定还可以从合肥回家…… 精神为之一振,赶紧打电话给深航,发现下午到合肥的航班还有一张票,赶紧就订了,然后收拾行李,又坐上了那个破大巴,又往宝安机场去了。这次天公作美,下午的航班准点起飞,按时到达,飞在天上的时候,还看到了从飞机舷窗透进来的柔和的阳光。亲切啊, 离开新加坡回国后,这是第一次见到太阳光啊。   飞机降落后,发现合肥没有我感觉中的那样冷,还能挺住。坐上11路车,到了一个叫卫岗的站,司机说,你要去科大的话,这站可以下了, 然后去@#$% 转 &* 路车。可能是天冷,耳朵不行了,没听清楚司机的嘱咐。下了车,发现四周的建筑似曾相识,心想应该不远吧。于是决定走路去学校。路在嘴上,一路经好心路人指点,终于走到一个地方,远远看见江南春的招牌,激动啊,原来我终于到了了东区的南门啊。赶紧溜进校园,想去坐校车回西区。到了行政楼,发现没有一个人坐在那里等车,估计是一时半会儿没有校车…… 算了,还是走路吧,就从西门出去了,沿着黄山路走之。给文杰打电话,才知道他坐了一天火车,才到南昌。走到路上,给xiaoyuer打电话,想给他一个惊喜。我说我还没有吃饭呢,他说正好,他也没有吃,正准备去千岛湖。于是就在千岛湖见面了,激动; 看到了热气腾腾的白米饭,加上红烧鸡翅等等,更加激动…… 给洪二爷打电话,他说他正扛着行李往火车站走路呢,因为他坐的10路车走到一半停下不走了。   吃过晚饭,到了11号楼见了帆帆儿,放下行李,到处串门,更兼到电四楼拉了几个人,一起去新开的叫什么“新瑞琪”的地方去喝茶。给wallned打电话,他说他已经在山东家里了。在新瑞琪那温暖的六楼大厅里坐了一会儿,就回来了,帆帆赶紧上bbs给我找票,马上就发现了一张2号的1618硬座,赶紧打电话预订,心里顿时有了底了,可以回武汉了…… 接着就洗洗睡了。   第二天,已经是30号了。xiaoyuer早上六点多钟就起来坐车去南京了。我早上一起来,去芳华餐厅买早餐吃去,才觉得好冷,尤其是脚和腿。没有穿毛裤,而我的那个在新加坡穿有点热的鞋,即使我穿了两层袜子,还是不够保暖。吃过早饭去拿了那张火车票。接着和帆帆二人到西区照相,谋杀不要钱的菲林无数…… 中午又去千岛湖吃饭,走到路上,小付打电话来说bbs上有一张1号的1618卧铺,激动啊,可以提起一天回武汉了;到了千岛湖,又看到红烧鸡翅,还看到了番茄鸡蛋汤,又是一番激动。吃过午饭,和帆帆儿坐校车去南区拿票,然后坐公交车回西区。晚上又是十几个人去江南春吃饭,发现江南春生意萧条,估计那个店不久就要倒闭了。吃过饭,去薛爬租的房子去看了一下,好温暖的家啊。回到宿舍把那张2号的1618硬座给卖了。   接着就是31号了,这刚刚过去的一天。早上起来,帆帆带我去芳华吃早饭,喝了碗南瓜粥,外加两个肉包子,好吃! 还是冷,不断地留鼻涕,脚还是冷。下次回来,一定不能像这次这样傻了,得搞个厚点的鞋子穿上。吃了早饭,去电四楼的ic实验室坐了下,里面好热,不到一会儿,觉得脸上发烧,赶紧跑出去透气。中午帆帆带我去西三吃饭,西三还是老样子,打菜的人都没有变,就是原来卖饺子馒头的窗口变成武汉风味小吃了,那位卖饺子的慈祥的阿姨现在改在这边打菜了。   吃完午饭,回实验室,帆帆收拾了下东西,就回寝室打点行囊。一点钟帆帆就出发去合肥机场了,他们一群人坐飞机到成都,然后回重庆。我回到寝室,孤独无聊,又拿起相机,沿着西区走了一圈,又拍了一百多张照片。太阳很美丽,雪开始化了一点点,好冷,手冻得好痛。晚上六点钟,老史请吃饭,我们跑到11号楼对面的浔阳楼上吃了一顿,不过没有喝酒,所以也就没有题反诗。吃完回来,四个人打了一会儿80分,我跟老史一拨。我当年没有跟superkai学习,所以不怎么会打,所以最后对方打通了,我们3还没有打过。牌桌散了,我又跑到小付们寝室坐了一会儿,跟他挑了两局实况,都PES6了。回到寝室,已经12点过了。   现在已经快两点了,敲键盘敲得手指好冷,得睡了。leix的这机子就不关了,开着还能制点暖,可惜没有matlab或者是VPR配一个大的网表那样的大程序跑,否则效果更好。  2号楼101寝室窗外 三教的梅花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