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8

刁曼岛

发现自己头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细,越来越像外星人了… 又是一篇迟到的游记。 10月底,赶上屠妖节,加上一个周六,一个周日,一行八人去刁曼岛玩。周六一早起床去 orchard 坐旅行社的大巴。大巴绕来绕去,停了几个地方上人,然后到woodland。所有人下车出关,然后上车,到了新山,又下车入关,再上车。然后出了新山,总算舒坦了,大巴一路狂飚,一路也没有什么人烟,路两旁都是树林。中途停车休息了几次,让旅客们下来上上洗手间,吃吃饭。有一次停车是让我下来吐的,好久没有坐过这么长时间的车了,终于晕车了。多亏wenny同学带的斧标驱风油,拿来涂在太阳穴和人中上,果然见效,舒服多了,接着一路到岛上都没有事情(其实在船上还是吐了一次…)。 车到了渡口,基本上都中午12点了。 上了船,船舱里的冷气吹的我发抖,头更晕了,干脆跑到甲板上去晒太阳。甲板上已经满是人,太阳很温和(过了半个小时才知道热带看似温和的太阳还是很猛),被船破开的水浪,经风一吹,化作雾,飘洒在我们的脸上。左右手边,时不时路过一个个青色的小岛,估计都是人迹罕至的。过来一个小时,才到刁曼岛,船停了好几次,到最后一个码头,才该我们下。码头很简易,我们住的酒店派来接我们的车子也很简易,沿着岛上唯一的一条水泥路载着我们,晃晃悠悠,一会儿就到了酒店大厅。 check-in的人很多,跟我们一样,很多人都趁着这个假期从新加坡来。等到check-in 完毕,来到房间把行李都放好,已经是下午两点了,肚子早就饿了。在酒店大厅旁边的一个中餐馆里面吃了顿饭,味道一般,分量很少,价格不便宜,有种上当的感觉。吃完,回房换了衣服,就杀往沙滩了。沙滩很美,水是绿色的,很咸;沙是白色的,很细,太阳快要落山了 … 不想读phd了,好想在这个地方多呆些日子。晚上回去打牌,都是些好学生,打牌都不怎么在行。洗洗睡,屋子很舒服,床也很干净,可能是太兴奋,没睡怎么熟。 第二天早餐饱饱地吃了一顿,然后我们8个人加一个小baby,就租了一条小船出海了。天公作美,浮潜时能够看到色彩鲜艳的珊瑚和游来游去的鱼儿。珊瑚初看很美丽,过了一会儿觉得有点恶心,有种看到一个人长了很多只眼睛的那种恶心,加上脚掌不小心踩到的话,会划破皮肤,所以到后来有点害怕。有的地方水很深,能有20m吧,如果不是穿着救生衣,我估计时没有胆量下水的。小船儿载着我们在海上,晃了一天,喝了好几口海水,就算是给肚子消消毒吧。等到下午四点多钟,回到岸上,我的背已经被晒成叉烧肉了,至于脱皮,那还是几天后的后续反应了。 这天晚上终于好好地吃了一顿,在酒店大门口的一家中餐馆终于找到了新鲜可口的饭菜。我吃了个饱,还顺便把趴在桌子下面的那个猫喂饱了。不过她也许并没有饱,怀孕的猫也许食量会变大。结帐走人时,老太太亲切地问说好不好吃,我们异口同声说好吃。晚上终于睡熟了,早上起来,腰酸背疼,都是前一天在海上游了一天游的。 想到下午就要走了,情绪有点低落,刚刚习惯了,却就要说再见了。吃了早饭,去租自行车骑,沿着沙滩的小路骑到了尽头,然后再回来,算是告别之前再回味下吧。离出发还剩下几个小时,于是就去酒店后面的山里面转了一圈,路上拿面包喂猴子,喂驴(骡?),山坡上的草地上又很多含羞草,树林里有橡胶树,蚊子暴大暴猛,追着人咬。从山里出来,跑回到前一天晚上吃饭的地方,四个人点了些炒饭炒粉之类的,好吃! 该踏上回新加坡的路了,倒车,坐船,再坐车… 绿水白沙,红色的小木屋,黛青的海水,石头子儿路,船夫,马来大叔 … 一幕一幕在脑海里闪过,都不见了,就像看了一场超长超身临其境的3d电影,出来,看见的依然是红绿灯,mrt, 出租车,组屋,椰浆饭,windows xp …

Posted in 旅游 | 5 Comments

Byzantium

http://www.time.com/byzantium

Posted in 娱乐 | 1 Comment

无题

家里最近搬进来了两口子, 他们有一个半岁的小孩,没有牙齿,也不会讲话。她头发没有长全,头顶那一块的头发却特别长,所以她的发型很像贝克汉姆的曾经的那个胭脂鱼头型。我每天晚上回去,她爸爸抱着她看电视,她看不懂,就喜欢东张西望,看她爸爸的脚丫子,着我。我就望着她傻笑,她也望着我笑。前天晚上回去,我还是望着她傻笑,她这次没有笑,她哭了…… 第二天才知道她发烧了,小孩子不会说话,生病了不舒服,也说不出来,只有哭了。昨天回去,我还是望着她傻笑,她终于也回了笑脸,说明她的病基本上快好了。   家里院子外面树上的八哥最近很疯狂。上周的一个晚上,它潜入家里,把我的面包袋子啄开,把两片面包拖到桌子上吃,每一片都吃一角,桌子上满是面包屑;昨天更可恶,把我的一整袋班兰面包都啄了,每一片都吃了一角。最最可恶的是,杨教授的面包就在旁边,它每次都是吃我的,就是不吃他的。没有法子了,只能把面包藏到自己的房间里面了。   我决定晚上回去,找一张白纸,写上“BITE ME 啃我”贴在杨教授的面包袋子上。哼,让他也感受一下被八哥欺负的滋味。不过,有个问题呢,“啃我”这个意思用马来语和泰米尔语怎么表达呢?万一那只八哥既不懂中文,也不懂英文怎么办呢?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