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9

回家记

四月底回国玩了两周。 还是虎航先飞深圳。三碗不过岗,天黑不入关,当晚就在机场旁边的一个酒店住。那酒店虽然看起来不咋地,房间倒是挺干净的,卫生间狂大。睡前还看了半场球,曼联对托特纳姆,上半场结束时曼联0:2落后,我心里那叫一个不爽啊 … 结果没看下半场。过了几天才知道下半场曼联发飙了,搞了五个球进去,逆转了。 早上起来太晚,早餐已经没了,就直接回到机场坐大巴去百草园了。下车饿得慌,就在百草园门口买了个煎饼果子。好久没有吃这玩意儿了,好吃啊。回了国,啥东西都好吃。晚上又在一个小西北饭馆里面吃了碗羊肉泡馍。俺还是第一次吃羊肉泡馍,可怜啊 … 在深圳玩了一天,然后就坐火车回武汉。上火车前去吃晚饭,看见招牌上面有个鸡肉套餐,那根鸡腿很是诱人,于是点了。饭上来了,没发现鸡腿,这才想起来,“图片仅供参考”。上次坐火车卧铺,是前年冬天下大雪那次,从合肥到武汉。那次我卷着被窝,蜷着身子,哆嗦了一晚上 … 第二天到了汉口,脚还是冰凉。这次不用怕了,车厢里有空调,不冷不热。火车过了广州就开始睡觉,第二天醒来,车已经到咸宁了。晃悠晃悠中,车就到达武昌火车站了。武昌站新修了一番,比以前是好太多了。话说坐火车时,认识一个学日语的同学,聊起来。她说川端康成很不错,我记住了。上周回来学校,去图书馆借了《古都》。中文的,唐月梅翻译的,篇幅不算很长,读起来也不费劲。可惜我不能像她那样读日文原著 … 在武汉又呆了一天之后,才回到家。刚开始几天还有点不适应,然后就慢慢好了。农村生活节奏慢多了,每一天仿佛也长多了,可作的事情也挺多的:上街,买菜,拣菜,洗碗,睡午觉,喝茶,一大桌子人围着一大桌子菜吃饭,散步,看天上的北斗七星 … 那天掇个小板凳坐在门口,发现我们那儿的天空也挺蓝的,很高很高的地方竟然看见了一只飞机,拖着白色的轨迹。 五一过了后,去了趟合肥。以前的绿皮1618/1616被淘汰了,现在跑的是“和谐号”动车,暴快。武汉到合肥的线路也改直了,横贯大别山区,遇山挖洞,逢沟架桥。所以以前汉口到合肥要近十个小时,现在只要不到两个小时。我是吃了早饭,上火车,到合肥吃午饭。合肥的公交车还是“无人售票,投币一元,不设找零”。在西区里面随便逛了逛 … 同学们请我吃了晚饭,又坐了会儿,就去火车站坐车回武汉了。上车打个盹儿就到汉口,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出站发现公交车收班了,就打的直奔青山。车过二桥的时候,不禁有点感慨:今天这一天好长 … 要回学校了,很有点不爽 … 然后就回来了,就又看到了我房子里的那四面墙壁,一扇门和一扇窗户。看到我讪讪地回来了,他们一动也不动,也不安慰我一下。最近新加坡天气好热,实验室的空调好像有点故障,一个劲的死吹,弄得我鼻塞头痛,周日果然就感冒了,在家睡了一天,算是好了。回来这两周常想:舅舅家的那对双胞胎真好玩,我以后也能有对双胞胎就好了。 电四楼 双胞胎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