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9

新加坡的两处墓地

农历鬼月的时候,跟晓华一起去探了两次墓。 日本人墓地公园。余秋雨的《文化苦旅》里面有一篇文章《这里真安静》,写的就是这个地方。当年看的时候,我木有想到我有一天会来到这个地方。 然后就是 Kranji War Cemetery,二战的时候虽然新加坡没挺多久,打仗却总是会死很多人的。 古话说,好儿不当兵。一点儿也不错。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