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在新加坡

迪斯尼乐园

在新加坡住了六年了,我觉得我应该可以读懂这两篇文章。 Disneyland with the Death Penalty Disneyland with the Death Penalty, Revisited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在新加坡 | Leave a comment

关于朋友

最近收到的一个高中同学群发的邮件。很感动,因为文字写得真好;很兴奋,因为在收件人列表里面看到了很多已经几乎忘却的名字;很惭愧,因为我不知道这个给我发邮件的同学是谁。 —————————————————– 第一年,我们可能是最好的朋友 第二年,很好的朋友, 再下一年,不常说话的朋友, 第四年,我们可能是连话都不想说的朋友。 所以,我想告诉你,你对我来说是特别的,因为你的出现改变了我的人生。 我欣赏你,尊重你和真心珍惜你。 把这邮件寄给你所有的朋友, 不论你们是多常说话、 还是多么的亲近, 还有寄给那个寄这邮件给你的朋友。 让老朋友知道你没忘记他们, 也告诉你的新朋友,你永远也不会忘记他们。 记得,每个人都需要朋友。 有一天,你可能觉得自己没有朋友了, 只要记得这邮件,你就会欣慰的知道, 还是有人在乎你的!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1 Comment

读博四年仍无毕业希望的n个表现

(个人意见,不宜对号入座 ) 熟人越来越多,同学越来越少; 自我感觉成为了公众人物。碰见食堂打饭的uncle, aunty,以及打扫卫生的aunty,会像熟人样寒暄几句; 觉得老板跟我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读paper越来越少,不过读paper睡着也越来越少有了; 呆在实验室的时间越来越少,不过在实验室玩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改穿衬衣长裤,不再穿T恤牛仔裤扮本科生了; 不觉得明年的这个时候发一篇 "读博 ( 四+1 ) 年仍无毕业希望的 ( n+1)个表现" 是个很烂的 idea。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2 Comments

最初的梦想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Leave a comment

Engin 的食堂

1. 中餐: 老少皆宜,童叟无欺。两素一荤两块二,四素两块。 2. 西餐: 老板是个怪叔叔。心情好的时候,问你各种各样的怪问题,从中国为什么不让西藏独立, 到我下午去不去踢球;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一句话:“谢谢,两块八。” 3. 鸡饭: 安弟会喊“帅哥,来吃饭!”来招揽顾客。 安弟,我不做帅哥好久了。 4. 日本饭: 老板:”来,吃什么?“我(指着呷哩鱼肉饭):”这个!“ 5. 大叔汤: 吃他家的饭,从来都不饱。 6. 酿豆腐 安哥安弟很和蔼,有时候他们俩儿闹别扭的时候,对我们还是很和蔼。 擅长兵器:剪刀。 7. 素食 No comments. 擅长兵器:剪刀。 8. 鱼丸面: 安弟记性不好。 安弟:小弟,要辣吗?我:要。安弟(问我后面的那一个人):小妹?小妹:不要辣。。。。小妹(看着碗里的辣椒):安帝,我不要辣。安弟:哎哟,不要辣椒要说嘛!小妹:。。。 9. 印度饭: 做饼的哥哥会说中文。 我(指着羊肉): what’s this?做饼的哥哥(纯正的华语):羊肉! 10. 印尼烧烤: 那位姐姐每次都叫我 boy ,我非常非常不爽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7 Comments

Nerds

Triumph of the Nerds   Nerds 2.0.1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Leave a comment

新加坡的两处墓地

农历鬼月的时候,跟晓华一起去探了两次墓。 日本人墓地公园。余秋雨的《文化苦旅》里面有一篇文章《这里真安静》,写的就是这个地方。当年看的时候,我木有想到我有一天会来到这个地方。 然后就是 Kranji War Cemetery,二战的时候虽然新加坡没挺多久,打仗却总是会死很多人的。 古话说,好儿不当兵。一点儿也不错。

Posted in 在新加坡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