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越过山丘

很好的歌词! “去到六十歲停下的渡口,等著被一條小船接走” 没想到高晓松老师这么早就在慨叹那人生无法避免的最后渡口;心态有些悲凉啊,不是我心目中那个激扬文字的高晓松哦。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西澳游击之二续

Fremantle 是个非常干净整洁的小城市,已经很难看出它曾经是个繁忙的海港。我们是乘坐游船从perth 沿着swan river而下到达的Fremantle , 下船的地方除了同船游客,并无很多人。乘坐绕城而行的巴士,很快便到达它的是中心。这儿的街道店铺给人一种环球影城的感觉:古朴,精致,给人一点虚幻的氛围。街上游人如织,大家都在度假:抿咖啡,咂啤酒,选贺卡,拍照片。午后的金黄色阳光打在人们的脸上,让人们跟着周围的景一样,变得有些虚幻。 在一条咖啡店和小酒馆云集的街道的尽头,藏着一个集市(这天刚好是周末,赶着集市了),总算是给这个小城市增添了市井的味道。集市里,有卖五颜六色的蔬菜水果,有卖红红的肉类,有卖惨白或泛黄的奶酪,也有快餐。各种各样的颜色,混搭着各种的香味,一点也不让人觉得突兀或是刺鼻,反而让人觉得食指大动。真后悔午餐吃得太饱! 从集市的后面走出,就到了Fremantle 安静的一面了。沿着马路向着Fremantle 监狱的方向走去,路两边的大树和花儿都静静的,一点也不像咖啡店和酒馆的服务生或是集市里叫卖的亚裔大婶那样热情;住家的房子里面似乎也没有人家,让人怀疑他们禁不住如织的游客们的闹腾,都趁着周末去别的地方避起来了。 我想来,监狱应该算是Fremantle 最有名的景点了吧。走到监狱大门口,却也没有看到带着小红帽的导游举着小红旗带队的景象。看来人们对于监狱的好奇心,远远不如对于咖啡啤酒的喜爱。也是,一个是用生理上的劳役和心理上的隔离来惩罚人身上无法根除的罪孽,一个是用大自然的馈赠和人类的智慧去满足人与生俱来的对生理心理快乐的追求。作为一个有意识的人,谁会去主动面对前者呢?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西澳游记之一

LonelyPlanet 上说,如果你相信life is a beach 的话,你应该去西澳。 还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我曾想着要去新西兰。因为觉得那真是一个偏僻的角落,但那儿的人民却生活富足快乐,这两点在我看来,是一种矛盾,所以很想去看个究竟。至于澳洲(从小到大,被灌输着称之为澳大利亚,现在发现人们都改成澳洲了),我还真没有认真想过。去年七八月的一天,我的老乡潘生打电话给我,说他们几人在计划着春节去珀斯旅游,问我可有兴趣同去。 小的时候,喜欢看体育新闻。有一年珀斯举办了一次世界游泳锦标赛,于是就在我的脑子里留下了记忆。多年之后,能够去看一下小时候从电视里听到的地方,的确是一件以后可以炫耀的事情。另外,我曾吹牛皮说,要和她去英格兰和苏格兰玩,后来觉得难办,便偃旗息鼓了。觉得这次和她去澳洲玩,或许能让我的良心好过。 潘生他们是旅游达人,这一点也让我觉得本次澳洲之行值得期待。于是我很快就决定下来,然后买了机票。 — 出发那天是大年三十,周六。新加坡是没有什么过年的气息的,人们照常忙忙碌碌。在这种氛围里,大年三十出门旅行就不显得奇怪了。下午的航班,我们一行七人就在机场的食阁吃了午饭(年夜饭得在飞机上吃)。春节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也蛮好! \ 新加坡—>======)珀斯 / 珀斯机场的国际航站楼很小,应该是起降航班比较少,而且我们是晚上九点多才到达,所以人不多,出关很快。倒是在机场里提车办手续加上买电话卡上网卡花了比较久的时间。我们的车就在机场外面的停车场,大家都很兴奋,包括司机彭生(他还没有意识到未来七天里,作为我们中唯一能合法驾车的,他将是最辛苦的人)。大概接近十一点了,四周很静,有习习的凉风。想到我来到了另外一块大陆,虽不是像大航海时代的探险者那样漂洋过海,我依然觉得很奇妙。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旅游 | Leave a comment

迪斯尼乐园

在新加坡住了六年了,我觉得我应该可以读懂这两篇文章。 Disneyland with the Death Penalty Disneyland with the Death Penalty, Revisited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在新加坡 | Leave a comment

讨论新加坡元的汇率

更新:最新一期的货币政策出台了!专家们的预测不对:新元不会逐渐贬值。 MAS will therefore maintain the policy of a modest and gradual appreciation of the S$NEER policy band. There will be no change to the slope and width of the policy band, as well as the level at which i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六大银行太“大”了?

一直听见看见媒体上报道美国金融业六大银行影响力太大,以至于美国政府觉得不能让他们倒闭,所以他们有难的时候,美国政府必须出来救。 但是,六大银行真的是太“大”了吗?今天看到某报纸上的一条文章,引用一个数据说六大银行真的是太“大”了。数据是这样的: 六大银行的总资产相当于现今美国GDP的60% (这个网页表示这个数据可信) 初看,我一吓了一跳,还真是挺大的。但是再一琢磨,我就有一个疑问:拿六大银行的总资产去除美国GDP有意义吗?GDP是一段时间内(比如说一年内)国家的产值,但是公司的资产是不断在积累的。拿这两个做比较,就相当于比较我过去29年吃的盐和你2011年吃的饭。 想不懂。。。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近况

自从这个博客从msn空间搬到wp之后,我就没有更新过。回想最开始那会儿,每一两周都写那么一篇,后来逐渐怠于更新,到最后便没有写了,过去一年都没有写。 过去一年还是发生了很多事情的。“一路上饥餐渴饮,晓行暮宿,自不待言”。我就掐头留尾吧。 一个月之前,我开始上班了,读了这么多年书,终于有机会把学到的知识付诸于实践了。找工作的经历,我下回再表。公司是st-ericsson,我们部门是做集成电路设计的,现在做的项目是近距离无线通讯(NFC是也)。目前我的日常工作就是写写vhdl代码之类的。公司环境不错。周五的时候,领到了第一笔工资,还是蛮兴奋的。公司给每个员工都发了一个payslip,于是办公室里面只听见大家撕纸的声音 🙂 开始上班之前的周末,我从西海岸搬到武吉班让了。我到目前为止的感觉是,武吉班让到很多地方都很方便,可惜到我上班的地方(宏茂桥)不方便。每天从家出门到进公司大门,得70分钟。现在天天这样倒腾来倒腾去,倒也逐渐麻木,开始习以为常了。 其实,我还没有从国大毕业,现在还是part-time的研究生。根据学校的规定,我提交论文的期限是12月底(圣诞节前后)。所以现在周末还得窝在家中写写论文。最近想起,我去年写的那篇博客还真的一语成谶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